會員中心 企業注冊 人才注冊 找回密碼 投 稿 采 購

我國城市地下水嚴重污染 僅3%基本清潔

發布時間:2013/2/17 10:20:00      字號:||

據新華網昨日報道,連日來,“山東等地企業將污水用高壓水井壓至地下致水污染”的消息備受關注,可至昨日仍不見監管部門任何回音。近日公益人士鄧飛微博爆料稱,在山東濰坊,化工廠、造紙廠將致命性污水通過高壓水井壓到地下逃避監管,而地下排污法已在很多地方悄悄進行多年。

  “地下水污染調查”贏得網友響應

  2月14日,鄧飛的相關微博仍被大量轉發,有關濰坊化工廠、造紙廠用高壓水井壓到地下排污,已經被多家媒體關注,并派出記者跟進。

  人民日報官方微博表示:除挖滲坑、滲井偷排外,有的企業用高壓泵將污水注入地下,南方一些企業甚至將污水排入地下溶洞……如果你生活的地方有類似情況,請告訴我們,我們將進行調查。不做地下水污染的“難民”,我們都該有所作為!

  網友M acWin-新作證稱:山東廣饒大王鎮造紙廠就是典型的地下排污,用壓力泵把造紙的惡臭毒水排到地下水系里,這簡直就是斷子絕孫的無恥行徑!

  “企業污水直排地下”現象引起很多人的共鳴。諸多網友痛陳回鄉見聞:家鄉的水已變質,親朋和鄰里多人得了癌癥,一些地方政府漠視企業違法排污。

  污染未引起政府重視

  不法企業將未經處理的污水直排地下,并非現在才有的事情。早在2010年5月份《半月談》就刊發了《地下排污:致命威脅悄悄逼近》的報道。記者調查時發現,除了挖滲坑、滲井偷排外,為了躲避查處,有的污染企業竟用高壓泵將大量污水直接注入地下。

  遺憾的是,兩年多過去了,這一現象似乎并未引起政府和公眾足夠的重視,地下排污似乎也沒有得到有效遏制。這不只是讓更多民眾生活于危險之中,而且還引發了惡性環境污染事件的發生。

  去年春節期間發生的廣西龍江河鎘污染事件,肇因就是一家企業將污水直接排入地下溶洞。今年年初,山西長治苯胺泄漏事故引發的河流污染,波及山西、河北、河南三省,惡性水污染事件不斷發生。

  城市地下水過半遭嚴重污染

  中國水資源總量的1/3是地下水,中國地質調查局的專家在國際地下水論壇的發言中提到,全國90%的地下水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污染,其中60%污染嚴重。據新華網報道,有關部門對118個城市連續監測數據顯示,約有64%的城市地下水遭受嚴重污染,33%的地下水受到輕度污染,基本清潔城市地下水只有3%。

  曾獲“綠色中國年度人物”的北京公眾環境研究中心負責人馬軍說,飲用水源地所受污染尤其重金屬污染、持久性有機物污染很難被傳統水處理工藝消滅,飲用水源地的產業轉型升級成本,不僅大于水廠升級改造成本,也大于城市管網改造成本。

  再嚴格的制度 只寫在紙上等于零

  中國地下水污染已經到了不得不正視、不得不從根本上遏制的時候了,再不治理,城市也將難有清潔的水源。

  前不久,國務院辦公廳印發《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考核辦法》,擬對各省、自治區、直轄市落實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的情況進行考核,結果作為主管部門對各省區市政府主要負責人和領導班子綜合考評的依據之一,每5年為一個考核期。此舉標志著中國最嚴格水資源管理責任與考核制度的正式確立。

  有網友說,再嚴格的制度,只寫在紙上就等于零,必須要落實到實際行動中,讓老百姓看到有干部因為水污染防治不力而落馬。水污染日益嚴重的根源在于單一追求G D P的地方政府績效考核機制。如果再不放棄這一發展思路,水污染將演變成為我們整個民族的災難。新華

  [新華社質疑]

 

  監管者是否當了睜眼瞎?

 

  對地下排污的惡行,持有尚方寶劍的監管部門,至今沒作出任何回應,甚至連一句慣用的“正在調查”也懶得說。新華社e哥質疑:這些無良企業如此瞞天過海、道德淪喪,果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企業如何排污,環保、安監等部門在例行檢查中難道沒看出貓膩?民眾頻頻舉報,媒體屢屢曝光,監管者咋就沒去看看?是否當了睜眼瞎?

  地下排污惡行早有先例,2010年《半月談》曾刊發《地下排污:致命威脅悄悄逼近》的報道,直指不僅有企業利用高壓泵將污水注入地下,還有企業將污水排入地下溶洞。只是這樣的聲音,或激起一時輿論波瀾,卻在各地政府“化骨綿掌”的應對下銷聲匿跡了。

  “美麗中國”不是概念,而是實在的行動。面對物欲橫流、利欲攻心的污染惡行,e哥深信,我們需要有責任的監管和有力度的追責,讓我們對監管部門的行動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