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企業注冊 人才注冊 找回密碼 投 稿 采 購

山東鄆城深夜偷埋固廢

發布時間:2019/12/23 9:36:00      字號:||
 深夜10點,兩道忽高忽低的燈柱劃破夜色,伴隨著發動機的陣陣轟鳴,行進到一片荒地后停了下來,在荒地里突然亮起的幾盞燈光下,這輛紅色半掛貨車露出了本來面目,幾個男人上前松開貨車車廂的擋板,一輛挖掘機徐徐靠近,用鏟斗將車廂里的幾十噸塑料垃圾“扒拉”下車,送進一旁的深坑中。

  這是12月11日,山東鄆城縣黃泥岡鎮一處復墾項目偷埋固廢的現場。

  “把垃圾填埋地下,蓋上一層好土,誰也看不出來!爆F場負責人稱,這一處復墾項目就埋了1000多車垃圾,以一車載10噸估算,埋的垃圾可能超過萬噸。

  新京報記者近日暗訪發現,山東省菏澤市鄆城縣一些土地復墾項目承包商在深坑填土過程中偷埋固廢,涉及土地面積超過150畝。復墾方通過微信、貼吧等平臺與全國各地的產廢企業接觸,“客戶”們用卡車將各類工業廢料、生活垃圾等運至復墾地卸貨,再由復墾企業進行填埋。蓋上約兩米厚的好土之后,復墾地的外觀與普通土地別無二致,然而潛伏在數米之下的,是不計其數的塑料、紙渣、生活垃圾,甚至包括性質不明的液體危廢。全部的卸貨、填埋過程都在夜幕掩蓋之下進行。新京報記者獲悉,已有至少50畝該項目的復墾地通過了驗收,不久將被用作耕地,種植農作物。

 ▲12 月 10 日,航拍鄆城縣西營窯廠復墾地,道路右側深坑掩埋著生活垃圾和危廢品。新京報記者 王飛 攝 ▲12 月 10 日,航拍鄆城縣西營窯廠復墾地,道路右側深坑掩埋著生活垃圾和危廢品。新京報記者 王飛 攝
  復墾項目回填 一車危廢收費5萬元

  “山東大型復墾項目填埋,接收建筑垃圾、工業垃圾、一般固廢。按車收費,量大從優,誠意合作的聯系!痹谟兄240多名成員的微信群“浙江省固廢交流合作群”內,李建(化名)不斷發布著這一廣告信息。

  新京報記者以產廢企業的名義添加了李建的微信,詢問危廢能否用復墾項目處理。李建爽快地回復道,“可以,不走手續!

  據李建介紹,該復墾項目為深坑填埋廢物,上邊用好土覆蓋。他發來幾則客戶在夜晚卸貨的小視頻,視頻中,手電燈光掃過,幾輛半掛卡車在一臺挖掘機前排著隊,挖掘機揮動鏟斗,將貨物從卡車的車斗中扒拉下來。

  李建自稱還曾填埋過桶裝的危廢,“我這邊你放心,做了快一年了。不放心的話可以實地考察,確定卸貨再打款!

  在李建的安排下,12月7日,新京報記者來到山東鄆城縣見到了負責指揮填埋作業的張六(化名)。

  張六約莫三十出頭,家住鄆城縣黃泥岡鎮。他介紹,三處復墾場地分別位于隨官屯鎮元廟集窯廠廢棄地、黃泥岡鎮西營窯廠廢棄地以及黃泥岡鎮的一處廢棄魚塘。

  據李建稱,視頻中的填埋場就是這里其中一處復墾場地,還有幾個月就將填埋完。除此之外,他還有其他兩處場地,三處場地可供填埋的面積共計100多畝!叭绻翘珔柡Φ奈覀兛刹皇瞻!彼谥小疤珔柡Α钡奈U,包括易燃易爆的、冒煙的、味道太刺鼻的。

  張六談起了填埋固廢的價格:填埋廢物不計重量,按車結算價格。根據廢物內容的不同,價格有著很大的波動區間!暗每词裁礀|西。一般的垃圾一車2000塊錢,化學物品幾千誰干?”說到危廢的價格,“去年拉了一車化學的東西,5萬塊吧!

  說到偷埋危廢,張六坦言,他知道這種做法違法,“生活垃圾漂著都不行,更不用說危廢了!

  已填埋千余車 總量或超萬噸

  12月7日晚間,張六驅車帶著新京報記者實地探訪復墾填埋現場。

  西營窯廠廢棄地位于鄆城縣東南,向南一公里是巨野縣管轄范圍,向東一公里則進入濟寧市嘉祥縣地界。在張六口中,這里是一處“三不管”地帶,是所有場地中最“安全”的。

  新京報記者在現場看到,除了南側一座養鴨場與北側的濟廣高速外,周遭唯有廣袤的農田。場地上看不到大面積的窯坑,只在平地上摞著幾堆還未賣出去的磚塊,一條狹窄的田間土路成為場地的唯一通路,土路的一側明顯墊土加寬。據張六稱,這是他們為了方便半掛卡車通行而特地墊的。

  在張六的表述中,西營窯廠廢棄地的總面積為180多畝,目前已經基本填完,“里面還有一個坑,能填100多車。你要是來的話跟我提前說一聲,我把坑再挖深點!

  由于位置偏僻,該場地備受客戶們的“青睞”。張六稱,忙的時候能從晚上六點卸到早晨五點,“一晚上卸個十幾車沒問題!痹谶@塊場地的一些地方,從2米厚的好土往下,直到十幾米深處,全部填埋著垃圾!案浇a的生活垃圾、建筑垃圾都送到這邊來!彼浪,老場地至少填了1000多車垃圾。若據此計算,垃圾總量突破了一萬噸。

  而對于客戶的來源,張六表示,大部分客戶是通過朋友關系介紹的,也有幾個是微信上認識的。

  張六稱,一部分完成復墾的土地已經通過政府驗收。菏澤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今年2月出具的一份驗收意見則顯示,西營窯廠有3.37公頃(約合50畝)耕地通過驗收。

  在40分鐘車程外的元廟集窯廠廢棄地,一個倒滿垃圾的水坑也是張六等人傾倒垃圾的地點。記者看到水坑里積蓄著污濁的液體,上面漂浮著一層垃圾。此地位于鄆城縣西南方向,北側為一家墻材廠,西側為一家路橋工程公司,東、南方向都是種植著小麥的農田。

  “看到坑里漂的什么嗎?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啥都有!睆埩贿呎f著,一邊拋出一塊磚頭。磚頭墜入水面,發出低沉的“噗通”聲。張六介紹,混合著垃圾的污水坑深度達到了七八米。

  張六稱,元廟集窯廠的窯坑面積有幾十畝。記者查看2018年9月這處窯坑的衛星圖,面積約為37.5畝。新京報記者根據12月10日的航拍圖估測,如今尚未填埋的面積約為23畝。

 ▲12 月 11 日,鄆城縣隨官屯鎮一復墾用地深坑中有大量生活垃圾和建筑垃圾。新京報記者 王飛 攝 ▲12 月 11 日,鄆城縣隨官屯鎮一復墾用地深坑中有大量生活垃圾和建筑垃圾。新京報記者 王飛 攝
  挖掘機深夜作業 填埋桶裝液體危廢

  在微信溝通中,張六通常給客戶發送現場填埋視頻。

  12月10日晚9時30分許,張六發來一段視頻,稱在西營窯廠廢棄地填埋了一車危廢。視頻畫面顯示,半掛卡車的車斗中整齊地碼放著兩層鐵桶,以藍色為主。挖掘機的鏟斗正準備將它們扒拉下來。下一則視頻中,鐵桶已經凌亂地堆放在了地面上,等待入坑。張六稱,鐵桶里裝的是液體危廢,平均每個月會填埋一到兩次。

 ▲2019 年 12 月 9 日晚,鄆城縣西營窯廠復墾用地,填埋者所發視頻顯示正在填埋裝有 危廢品的鐵桶。新京報記者 王飛 攝 ▲2019 年 12 月 9 日晚,鄆城縣西營窯廠復墾用地,填埋者所發視頻顯示正在填埋裝有 危廢品的鐵桶。新京報記者 王飛 攝
  幾番溝通后,12月11日晚間,張六同意把卸貨、填埋的全過程直播給記者看。

  12月11日晚10時17分,張六帶路,一輛半掛卡車跟隨著,開入了西營窯廠復墾項目的工地,停在了一處深坑前!耙粫䞍盒兜臅r候別發朋友圈啊!彼腴_著玩笑叮囑卡車司機。隨后,一臺挖掘機開到現場開始卸貨。

  新京報記者在現場看到,不遠的陰影中還停著一臺噸位更大的挖掘機。據張六介紹,由于今天只卸一車貨,因此只動用了一臺小型挖掘機。挖掘機司機長期參與填埋垃圾,是能夠信任的“自己人”。

  半掛卡車的側欄打開,露出其中的廢物。從外觀看,廢物呈白色,被繩子扎成一捆一捆。挖掘機將垃圾鏟到地上,手電燈光下,這些垃圾大部分是薄膜狀的白色、藍色的塑料垃圾。張六稱,這些垃圾是從東部一線城市運過來的,F場的卡車司機稱,垃圾總量大約17噸。

  十多分鐘后,卡車上的垃圾已經卸空,堆積在卡車的輪胎旁。張六指示挖掘機把堆積的塑料垃圾“往兩邊扒拉扒拉”,將垃圾攤平。

  大約半小時后,垃圾堆已經被攤均勻。半掛卡車離開現場,垃圾堆邊只剩下張六、挖掘機司機以及一名身著藍衣的人員。

  與此同時,另一路新京報記者在西營窯廠復墾項目外的村道上觀察工地的動靜。晚上10點45分,記者看到一輛紅色的半掛車停在項目工地中,有挖掘機停在掛車旁,把掛車車斗內的東西扒拉下來。

  11點20分左右,紅色半掛車駛離復墾項目工地,留下挖掘機繼續挖土填埋。記者驅車跟上駛離的半掛車,看到車牌開頭是“魯H”,屬于菏澤相鄰的濟寧市。這輛半掛車駛離村莊后,上了省道,向著濟寧市嘉祥縣方向駛去。

 ▲2019 年 12 月 12 日,山東鄆城縣西營窯廠復墾項目的土坑中,鐵桶浸泡在褐色污水里,現場氣味刺鼻。當地填埋負責人稱,鐵桶裝有液體危廢。新京報記者 王飛 攝 ▲2019 年 12 月 12 日,山東鄆城縣西營窯廠復墾項目的土坑中,鐵桶浸泡在褐色污水里,現場氣味刺鼻。當地填埋負責人稱,鐵桶裝有液體危廢。新京報記者 王飛 攝
  廢液鐵桶半露 污泥氣味刺鼻

  “挖掘機把垃圾推進去,用好土一撒就完了。明天白天我們用小車從附近拉好土過來,全部卸在坑上面!睆埩f,埋垃圾、填土、軋平的工作一般在一天之內搞定。

  此次掩埋塑料垃圾的坑比較淺,只有三四米,“它這個東西比較散,一攤開,上面弄兩米好土就行了!比绻盥裎U,張六稱會事先安排將坑挖深,“挖到十幾米!

  張六表示,最多的一晚總共卸了18車,“只要沒人報警就沒事!

  張六走到鄰近的另一處坑邊,讓新京報記者看坑中一片漆黑的污泥。據他表示,這些污泥“一股柴油味”。

  張六補充道,由于周邊幾乎沒有來往行人,其實垃圾不立刻埋也沒事!爸挥幸恍⿹炱茽的老頭會來。還是埋一下比較好,擋一下眼嘛!

  張六等人填埋桶裝危廢的方式與填埋普通固廢的方式沒有區別。都是用挖掘機將它們從卡車上鏟下來,再囫圇推入沒有任何隔離物的土坑中,蓋上泥土。

  12月12日,新京報記者在白天探訪西營窯廠廢棄地時看到了沒有被填埋嚴實的鐵桶。12月12日傍晚,趁著晚飯時間工地無人值守,記者進入項目工地,根據前一天晚上觀察和無人機的定位,找到了一處傾倒廢棄物的土坑。土坑的邊緣是一處緩坡,覆蓋了一片黑色的污泥,約半米厚,從坑邊延伸到坑底約10米長,散發出令人惡心的臭味。土坑底部有紅褐色的積水,一個鐵皮圓桶半淹沒在積水中,另一個鐵皮桶埋在土中露出了小半截。記者聞到近似化學品的刺激性氣味,越靠近坑底,氣味越強烈。

  土坑周邊的泥土中混雜著大量黑色、白色或透明的塑料片,還有水泥塊、塑料布等垃圾。12月12日下午,記者在西營窯廠復墾項目附近發現,該復墾區域內至少有4處土坑,目測大坑有籃球場大小,小坑有一輛卡車大小,顏色為褐色和黑色,與周圍的黃土有明顯差異。

  對于復墾項目內填埋了什么材料,周邊村民均稱不知情。

  隨官屯鎮一位居民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過去鄆城縣存在大量的磚窯廠,這些磚窯廠就地取土燒磚,留下了一個個窯坑。近年來環保收緊,鄆城縣政府推動窯廠關停轉型,并對窯坑進行復墾。

  張六介紹稱,自己和李建都只是跑腿的,兩人真正的“老板”經營著一家渣土公司,去年通過競標方式拿下了西營窯廠的復墾項目。記者檢索發現,2018年11月23日,西營窯廠工礦廢棄地復墾利用項目公布中標結果,招標方為鄆城縣黃泥岡鎮人民政府,中標人為鄆城騰翔運輸有限公司。工商資料顯示,騰翔運輸公司有四名股東,法人代表為竇義安,其同時擔任鄆城縣柳和龍安渣土運輸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

  復墾應填原材料 埋危廢涉刑事犯罪

  有行業內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火電廠幫助處置生活垃圾的價格約為200元至300元/噸。一車垃圾的重量在30噸左右,算上運費,意味著正規處理成本可達萬元。而正規危廢處置與偷埋處置的成本差距更加懸殊:《經濟參考報》2018年報道稱,正規渠道的危廢處理費用每噸花費在6000元至8000元之間,這意味著一車危廢的正規處置成本達20多萬元。巨大的利潤空間成了偷排亂象的誘因之一。

  在眾多偷排渠道中,復墾項目由于本身就有填坑這道工序,而更加便于排污企業瞞天過海。

  根據我國《土地復墾條例》,復墾,是指對生產建設活動和自然災害損毀的土地,采取整治措施,使其達到可供利用狀態的活動。在實踐中,復墾工作往往涉及填坑、平整等工序。該條例還規定,禁止將重金屬污染物或者其他有毒有害物質用作回填或者充填材料。

  在《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中,針對危廢處置還設置了單獨章節,其中規定從事收集、貯存、處置危廢經營的企業需申領經營許可證,跨省轉移危廢需獲得移出地和接受地兩地省級環保部門的批準同意。根據該法規,即使是一般固廢也不得隨意作為復墾項目的回填材料。

  國家城市環境污染控制技術研究中心研究員彭應登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復墾的目的在于恢復土地原狀,一般采用原始填充物作為回填材料!皬蛪ɑ臼翘畛湓械耐寥、草地、植被,原則上是不能填廢料的!迸響潜硎,不管是危廢還是垃圾都有專門的處置方式,土地復墾不能作為固體廢物處置的去向,不是環保部門指定的專用處置場所。


  全國律協環資委副秘書長趙光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根據《土地復墾條例》的規定,土地復墾有嚴格的標準,傾倒建筑垃圾、生活垃圾是不允許的。傾倒的危廢如果達到《環境污染犯罪司法解釋》中危廢量的標準,還可能涉嫌污染環境罪。

  新京報記者查詢發現,近年來我國爆出過多起與復墾項目有關的偷排固廢、危廢案件。2017年4月,江蘇泰州泰興市張橋鎮薛莊村一處土地復墾項目承包人與村干部達成合作,用附近的友聯精細化工有限公司生產的單氰胺廢渣填埋廢棄魚塘,上面再用良土覆蓋。僅薛莊村一處10畝的復墾地中就填埋了近8000噸危廢。今年6月,該案的被告人徐某等7人因犯污染環境罪,被江蘇省泰州醫藥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法院判處四年三個月至兩年兩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截至昨日,填埋垃圾的活動仍在鄆城縣的兩處復墾項目中繼續。據張六稱,鄆城縣要求所有的窯廠復墾項目在明年下半年之前完工,但這并不意味著他的填埋垃圾的生意將畫上句號,“到時候不是說不能埋了,就是沒那么隨便了。了不起挖個小坑再填唄,把好土挖走,填完了再蓋上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