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企業注冊 人才注冊 找回密碼 投 稿 采 購

“洋垃圾”濃煙滾滾 環保部門淡漠處之

發布時間:2007/9/4 7:42:00      字號:||
 

<a洋垃圾燒得濃煙滾滾 src="http://img.hc360.com/ep/info/images/200709/nongyandanmo0903.jpg" border=0>

洋垃圾燒得濃煙滾滾

點擊此處查看全部新聞圖片

    十幾米高的煙囪,簡易的爐子、鼓風機、蓄水池,二三十個工人……

    類似這樣的設備簡陋、人數不多、投資不過20多萬元的小冶煉廠,在湖南省永州市江華瑤族自治縣卻出現了5個。這5個廠的生產模式完全一樣:焚燒電子垃圾煉銅。

    這些冶煉廠生產時,空氣中彌漫著嗆人的惡臭味,周邊的樹木大面積枯萎、死亡,給當地環境帶來了極大破壞,當地村民怨聲載道。

    村民們忍無可忍,多方投訴,然而卻被告知,這些冶煉廠取得了“合法”手續……那么,是誰給這些冶煉廠開了“綠燈”,任由它們毀壞江華的青山碧水呢?

    青翠的山林冒出滾滾濃煙環保部門淡漠處之

    位于湖南省正南邊、湘桂粵三省(區)結合處的江華瑤族自治縣(以下簡稱江華縣),素有“杉木之鄉”、“天然氧吧”的美譽,這里的森林資源非常豐富,全縣森林覆蓋率為71.8%,森林蓄積量達1154萬立方米,是我國南方重點產林縣和湖南省重點林區縣。

    然而,2005年10月的一天,在江華縣碼市鎮秀美的群山間,冒出了滾滾黑煙。當地村民驚異地發現,在一處相對平坦的山洼,出現了一個小冶煉廠,這就是粵華金屬制品廠——雖然只有鍋爐、煙囪、蓄水池這些簡易的設施,工人也只有二三十個,卻一天24小時不間斷地生產。

    很快,村民們就感受到了粵華廠帶給他們的煩惱和痛苦:滾滾濃煙不斷地升起,籠罩在方圓十幾公里的上空,人一呼吸,就會不停地咳嗽。晴天還好一些,濃重的氣味能被風吹散。遇到雨天,煙塵散不出去,就會壓下來,把山上的樹木全都熏黑了。一些生長了20多年的樅樹也被熏死。

    到了2006年,不僅這個高污染的粵華廠沒有停產,在江華縣又陸續出現了另外4家冶煉廠,它們是:藍華金屬制品廠、朋發金屬廢品回收冶煉廠、江華天堂連發再生銅來料加工廠以及江華縣物資總公司廢舊物資收購分公司再生銅來料加工廠。這4家廠和粵華廠一樣,也是焚燒電子垃圾煉銅。其中,藍華廠與粵華廠的老板是同一個人。

    藍華廠附近的小邊河村的村民反應尤為強烈。廢舊電線中的塑料包裝焚燒后,產生濃烈的惡臭,村民們聞了以后常會感到頭痛、惡心、胸口悶,而且這種氣味整天彌漫在空氣中,難以消散,村民們就連晚上睡覺也要閉緊門窗。

    冶煉廠焚燒后殘留的尾砂被隨意排放到河里,河里的魚蝦沒有了。村民下河洗澡,身上就發癢,常常把皮膚抓破。

    記者在江華縣采訪時也注意到,這些小冶煉廠全部建在隱蔽的深山里,不易被人發現。冶煉廠周圍山上的樹木,都呈灰黑色,用手輕輕一碰,樹枝就會輕易地折斷。村民們告訴記者,冶煉廠生產時,滾滾濃煙遮天蔽日,根本看不到藍天。

    看著祖祖輩輩留下的青山綠水變成了這般模樣,村民們痛在心里。于是,他們開始向縣環保局投訴。然而,縣環保局的人到冶煉廠只是看了看,什么也沒說,很快就離開了。

    村民接受補償選擇忍受人大代表提出關停建議

    見環保局態度淡漠,2006年初,村民們開始向縣人大、縣政府、永州市環保局和湖南省環保局反映。

    其中,最為執著的是莫世明。

    莫世明,江華縣第十四屆人大代表,他所在的竹市村距藍華廠不到1公里。藍華廠剛開爐沒幾天,他就向鎮里反映該廠存在嚴重污染問題,鎮政府派人了解情況后表示無權處理,只是答應向有關部門反映。

    他又直接與村民一起找藍華廠老板陳國標理論。陳國標答應給周圍的五戶群眾每戶每月400元的補償,條件是村民不得上訪投訴。對經濟比較困難的山村來講,400元確實很有吸引力。村民們經過反復討論,認為廠子辦起來,一時關不了,如果不要這筆補償費,照樣要忍受難聞的臭氣,于是便接受了老板給的補償。

    村民選擇忍受,莫世明可不答應。2006年初,他和其他人大代表在該縣人代會期間提出了關停碼市鎮冶煉廠的建議,引起人大重視,多次督辦。

   記者在調查中還了解到,不僅江華地區,毗鄰的廣東省連州市也受到一定程度的污染,當地百姓向連州市政府、連州市環保局舉報反映碼市冶煉廠污染問題。當地環保部門很快將信轉到了江華縣有關部門。

    江華縣有關部門在接到舉報信后,認為縣環保局可能存在瀆職行為,于是,一封封舉報信被轉到了該縣檢察院。

    檢察機關接到舉報深入調查冶煉廠周圍土地林地遭受嚴重污染

    接到舉報信后,江華縣檢察院很快派人趕到現場進行調查,F場的情況,讓檢察官們大吃一驚:粵華廠等廠焚燒的電子垃圾是從新加坡、韓國、日本等國家經廣東清遠運到江華的“洋垃圾”。如果一天24小時不停生產的話,能燒掉電纜、電路板等電子洋垃圾25噸至30噸。

    據檢察機關調查,在這次事件中,當地受到污染影響的農戶有幾百戶。

    “為了搞清楚這些冶煉廠到底對環境造成了怎樣的影響,我們特意跑到長沙尋找農業專家!苯A縣檢察院檢察長朱躍陸告訴記者。幾經周折,他們找到了湖南農業大學資源環境學院鐵柏清教授,鐵教授很快帶著博士生曾敏到現場取樣、調查。

    經鑒定,在粵華廠周圍:土壤中銅含量超過標準地標準地指江華縣水口鎮文亮村山上土壤,下同60倍,鉛含量超過標準地15倍,溴含量超過標準地12倍,氯含量超過標準地31倍。在藍華廠周圍:土壤中銅含量超過標準地20倍,氯含量超過標準地6倍,溴含量超過標準地7倍。上述兩銅廠被污染土壤將影響林木種植10年至20年。藍華廠廢渣直接排入河中,水質含銅量嚴重超標。

    林業部門也對受污染林地作出了鑒定:各銅廠共污染林木面積82公頃,被污染林木蓄積1萬立方米,被污染幼林株樹11.6萬株,被污染死亡林木400立方米,價值約400多萬元。

    記者了解到,這些廠以進口來的廢舊電線、電路板等含銅廢物為原料,采用高溫爐直接焚燒的辦法,用水冷卻后從中提取銅,設備落后,規模小、污染重,是國家明令禁止的項目。對這樣的項目,當地環保部門為何不予以制止呢?村民告訴檢察官,這些冶煉廠的生產是獲得縣環保局允許的。

    2007年3月,湖南省檢察院接到群眾舉報,反映縣環保局領導在這些冶煉廠有股份的問題。經省檢察院交辦,永州市檢察院批準同意,5月16日,陳國標因涉嫌重大環境污染事故罪被立案偵查。

    次日,陳國標被刑事拘留,粵華廠熄火、停產。5月21日,江華縣政府對這5家冶煉廠下達了行政處理決定書,其余各冶煉廠熄火,全部停產。

   環保部門違法批準涉嫌瀆職的嫌疑人被立案偵查

    據犯罪嫌疑人陳國標交代,粵華廠是他與人合資20多萬元建成的。建廠之初,他向環保局交了8000元錢的環境評估費,獲得了一份《建設項目環境影響報告表》。該報告表稱,選址合理,所產生的工業廢水對周圍環境無影響,原則上同意建設。就這樣,他的粵華廠開始生產了。

    之后的一年多里,陳國標還需每月向縣環保局繳納2000元的排污費,到了2007年,排污費漲到了每月3000元錢。

    陳國標說,粵華廠一天24小時不停地生產,日利潤能達到1萬多元?吹叫б娌诲e,他又和別人合伙建了藍華廠。

    藍華廠和另外的3個冶煉廠與粵華廠一樣,建廠之初,都向縣環保局繳納了6000元至8000元錢不等的環境評估費,同樣獲得了一份報告表。有了環保部門發放的“通行證”,每月只需按時繳納2000元錢的排污費,就可以高枕無憂地生產了。

    而據檢察機關查明,作為縣一級的環保主管部門,是沒有權力出具環境評估報告表的。

    檢察機關認為,該縣環保局局長賀定權和直接負責項目審批的縣環保局紀檢組組長李旭負有監管不力的責任。于是,2007年6月24日,賀定權、李旭因涉嫌環境監管失職罪被江華縣檢察院立案偵查。

    在該案的調查過程中,檢察機關還查出了一個更加令人震驚的事實:李旭,在粵華廠建廠之初,也就是2005年9月在該廠入股1萬元。在后來一年多的時間里,他陸續從該廠分得包括本金在內的紅利達4萬元;賀定權,今年3月份,以其弟賀定貴的名義,在陳國標的粵華廠入股1萬元,后分紅4000元。

    “身為環保部門的人員本來應該監管環境污染,卻參與其中,入股分紅成了這些企業的‘保護傘’,有沒有想過老百姓會怎么看?”記者問賀定權、李旭。

    李旭說沒考慮過。賀定權沉默片刻后,滿臉悔意地說,煉銅的廢氣不僅令人難受,連周圍的林木都受到了影響,當時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這是他一生中最后悔的一件事。

    人大督察到底5家非法冶煉廠被搗毀

    對這起環境污染案件,當地黨委、人大、政府非常重視。

    2006年6月以來,省、市環保局多次交辦、督辦,要求江華縣環保局派人查處,限期治理,并報告結果。

    2006年8月,江華縣人大常委會配合永州市人大常委會開展環保法執法檢查,發現碼市鎮煉銅廠生產工藝落后,無環保設施,污染重,影響了人民群眾的身體健康,造成周邊森林植被破壞,向縣政府發出交辦函,要求加大整治力度,依法限期處置。

    今年7月13日,永州市檢察院以“重要情況反映”形式專題向該市人大常委會作了匯報。聽取匯報后,該市人大常委會李良鐵主任安排楊懷康副主任率城環委到江華現場視察督察。

    8月2日至4日,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楊懷康帶領調查組深入江華碼市鎮幾個冶煉廠進行調查。他們徒步翻山越嶺,走訪群眾、人大代表,并分別找村、鎮、采育場、縣人大常委會、縣政府、縣檢察院、縣環保局有關人員座談,全方位地了解情況。同時,江華召開縣委常委會議,專題研究部署徹底搗毀這5家冶煉廠的專項行動。

    8月8日,江華縣人大常委會向永州市人大常委會報告,群眾反響強烈的5家冶煉廠于8月5日被全部炸毀。這次行動共拆除廠房310平方米、廠棚1500平方米、水池16個等生產生活設施,清除了停產后未處理的固體廢棄物。這些躲在深山老林的“放毒工廠”終于灰飛煙滅。

    新聞鏈接:

    據8月3日《南方都市報》報道,有關研究表明,在1噸隨意搜集的電子板卡中,可以分離出143公斤銅、0.5公斤黃金、2公斤錫等有用金屬,其中僅黃金價值就達6000美元。

    《巴塞爾公約》在1994年就規定:全面禁止以任何理由向貧窮國家出口電子垃圾,中國法律從2000年4月1日起,也禁止電腦、顯示器等廢舊電器進口,但事實上,據美國工業資源部的信息顯示,80%全美回收而來的電子廢物被運送到了亞洲,根據國際非政府組織“巴塞爾行動”網絡的調查,其中很大一部分運到了中國。

    日前,據國家環保總局知情人透露,《電子廢棄物處理辦法》即將出臺。